888影视 神马影视 私人小影院 4399高清电影韩国电影 520电影网 肉文小说 四虎影院 星辰影院 免费神马影院 艳情小说 辣文小说 光棍影视 爱看美剧网 策驰影院 乐可小说 乡村小说 星空影院 在线电影院 西瓜影院 飘花影院 八戒影院 原来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神马电影网 久久小说网 策驰影视 西瓜影院 嫩草影院 高h小说 飞卢小说 青苹果影院 久久小说 酷客影院 奇优影院 乱小说 新视觉影院 无错小说网-零点看书网 八一影院 小莉影院 小莉影院 龙腾小说 小说阅读网 水利影院 普洱茶影院 豆豆小说阅读网 jrs直播 自动门影院 同人小说 五洲影视 亚洲影院 免费小说阅读网 6080影院 伦理小说 6080影院 伊人影院 棉花糖小说网 书本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淘剧影院 奇书网 天堂影院 星辰影院 新起点小说 小说阅读网 悠久影院 天天影院 笔趣阁 汤姆影院 神马电影院 飘花电影网 好看的小说 久久影院 阅书海小说阅读网 第九影院 五杀电影院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新笔趣阁 笔趣阁5200 97影院 神马影院在线 窝窝影院 木瓜影院 骑士影院 咪咕影院 天堂电影院 喝茶影院 屁屁影院 奇游小说网 蝴蝶影院 大地影院 达达兔影院 羞羞影院 话本小说网 孤狼影院 神马影院达达兔 零点看书 520电影网 四海影视 辣文肉文 yy6080新视觉影院 飞卢小说网 九七电影院 爱尚小说网 先锋影院 第七影院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二九书屋 新顶点小说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樱花动漫 kindle漫画 98影院 海棠书屋 开心影院 不卡影院 御宅书屋-十八书屋 飘零影院 皮特影院 十八书屋-飞卢小说网 小收影院 牛牛影院 宅男影院 飞卢小说网 宅男影院 老子影院 菲菲影院 首播影院 平民影院 韩国私人电影院 97电影网 起点小说网 色七七影院 猪泡泡影院 黑米影院 蓝光影院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午夜剧场
“真乖。”他开口笑了,像恶魔张开嘴出森森的白牙,他的左手再次将我的脑袋按回地上,让我的脸贴在底板上,眼睛只看得到他穿着拖鞋的脚,接着,他右手的胡萝卜,伴随着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剧痛,狠狠地刺入了我的门。

“哥哥,你轻点,语蕾她血了…”在眼前黑暗着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林世昂焦急却小声的呼喊。

我希望我能这样子昏睡一整年,可是并没有。再睁眼时,也不过才过了几分钟而已。我依然感受得到那股难忍的疼痛,感受得到那萝卜仍牢牢卡在我后庭里,得令我觉得窒息。

“虽然不是很像,但是…就这么个意思吧。”林世轩一直在旁边打量我,像在观察自己的作品,最后他终于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只是,却仍未想结束“接下来,小母狗就要撅着股快地叫几声、跑几圈来感谢主人的馈赠了,让我…”

“哥哥,我不想玩了。”林世轩还未说完,林世昂就忽然开口,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打断哥哥说话。“唔?为什么?”看不出林世轩是什么表情,只像是随口问道。“我累了,我想语蕾陪我休息。”林世昂有点心虚地回答。林世轩沉默了一会。

忽然开口笑起来:“有意思啊。世昂,我以为你永远不会这样呢,看来你真的是很喜欢语蕾,早知道的话,我们不该只买她一年的。好吧,既然你不想玩了,那今天就到此为止,不过…如果你要还想和她一起做什么的话,要抓紧时间哦。因为…”

林世轩把手搭在林世昂肩上,二人的脸离的很近,那个男人的表情也第一次认真起来:“因为她和我们不一样,她不是你的家人,她想要离开你,并且,很快就会离开你的。”***“语蕾,你还疼吗?”

林世轩离开了。林世昂则是呆坐了好一会,像是在尽力去理解哥哥走之前说的话,后来。他终于来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我。额前的头发全都被冷汗打了,我依旧痛得无法呼吸,可是我摇了摇头,用尽力气给予了他一个微笑,在那一刻,我对他没有恨,只有被他从地狱中解救出来的感激。

“我…我帮你取出来,”他对我说。然后不待我同意就抓住在体外的一小截萝卜将它了出来,或许是想要尽快缓解我的痛楚,他的动作并不温柔,原本紧紧箍在体内的异物突然从没有润滑的肠壁中出。

尽管我尽力忍耐,强烈的摩擦刺痛仍是让我不住痛呼出声。“对不起。”他连忙道歉,他是林家唯一一个会向我道歉的人。“没关系的。谢谢你。”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他道谢,发自真心地。

“那个…语蕾…你好像…好像拉臭了…”他的目光还盯着我的后庭在看。他的话让我的心酸涩地痛。门的括约肌在林世轩的暴对待下痛楚而又麻木,根本不受我的控制,在萝卜出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股沟中的,那里…一定是混合着鲜血与粪便的狼藉不堪吧。

只是现在我连屈辱的心情也没有力气去感受了,只是轻轻问他:“可以帮我请冯姐过来吗?”此刻我全身一丝力气也没有,林世昂虽然不想伤害我,但他也没有照顾人的能力,我只能向那个女人求援。

“嗯。”世昂点点头,站起身来。“世昂,等等。”我又叫住了他。“嗯?”他回过头来看着我。“你…可以一直都对我这么好吗?”

“可以啊。”他冲我笑了一下,理所当然地好似回答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问题,然后走了出去。林世轩的一次出现,粉碎了我所有的尊严、幻想和努力欺骗自己接受的假象。

我终于明白玩物终究只是玩物,我只要在这里一天,就是这座大宅中身份最为低,可以令任何人随意亵玩的一个。

他说的也没有错,我在这里唯一的筹码,在这里目前为止还算被善意对待的唯一原因,就是林世昂对我的好。我意识到这个并不健全的男人对我有了超出对一个宠物之外的感情。

或许这只是一个男人到了特定生理年龄自然会产生的情愫,也或许是这段时间以来的朝夕相处让他对我有了惯性的心理依赖,总之他越来越少的以对待玩物的方式来对待我。

而是总是尽量在我俩的相处中营造出比较公平的氛围,尽管这种公平大部分都只是局限在他认知里的公平,但对于这样一个自认为可以,实际对大多数人也确实可以高高在上地主宰他人命运的家庭来说。

他所给予的东西已经让我能够最大限度地被当做一个人来对待。我无从去说林世昂对我的感情是好还是不好,因为从一开始这就只是一场易,一场虽然最初我被蒙蔽,但最后仍是自愿接受。

并且静下心来客观地想一想其实仍算公平的易,这里面原本不该再有什么感情牵扯,无论是我对他们,还是他们对我。所以我没法说自己会不会为之感到开心还是不快…我不希望它发生。

但现实是这份感情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也是我必须保有的东西,那天之后,我开始尝试着主动地去讨好林世昂,开始努力而并非敷衍地去扮演每一个他想让我扮演的角色。

这是出于对他的感激,也是在保护自己,在逐渐又恢复平静的日子里我明白,这生活虽然不堪,却并不是那样的令人绝望…只要我不再抱有任何关于自己的希望。

有时候我会试着把自己放进一个不同的故事里面…假如把时间稍微调整一下,假如把其中林世轩与林源康的戏份删掉,我更愿意把自己的经历想象成一个为家庭所迫的女孩即将不得不沦落风尘的时候,却被一个叫林世昂的男人所救,女孩为报恩以身相许、为奴为婢的故事。

电视和小说中把这样的故事称为佳话,也即是说这是人们喜闻乐见发生的事,也即是说女人的身体拿来换财富本就是一种理所应当的存在。

古往今来的故事中似乎都不会去刻意提及那些卖身葬父的女孩、那些为家人沦落风尘的女孩在遇到愿意解救自己的人时,在委身于这个人时,她们自己的感情心思是怎样的。

有没有可能刚好每次都是你愿意救我,我就爱上了你呢?当然不会,也不需要会。如果一个人已经沦为易品,那么能达成易就是你能获得的最大幸福了,别再抱多余的期待就好。时间波澜不惊地过去了。我来这里,已经有半年时间,那天晚上,就像过去的很多个夜晚一样。

世昂坐在沙发上入神地观赏着最新连载的日本动漫,时不时随着角色的遭遇傻笑、皱眉或握紧拳头,入戏十足。

而我正赤着身体跪伏在他脚边,脸庞枕在他未着衣物的大腿上,用双手和嘴卖力地去抚摸、舐、吐他的具。这是他喜欢的消遣方式,最初是我主动为他做的,然后尝试过一次。

他便深深喜欢上了,如今已是习以为常。时至今,对林世昂的身体我已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人真的没有那么脆弱,人对什么事情都能习惯,身体上会习惯,然后心理上也会习惯,习惯之后就会接受。

而接受之后,就再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我对林世昂便是如此。从最初的畏他如蛇蝎,到现在会主动去挑逗,一旦习惯了,也便与吃饭、游戏无异。

我也渐渐能从其中得到乐趣,甚至有时会因此而强烈的情动,偷偷期待着他能将电视暂且放到一边,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一些他曾说过会让我高兴的事情,那晚,本该也是如此。

可是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份散发着旎味道的宁静。一个来自医院的电话。我的母亲,病情突然急剧恶化了。

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瞬间我的脑中是空白的,只是本能地拿起衣服胡乱往身上套着,喊着让冯姐帮我叫车,我要到医院去,然后,林世昂面色坚决地挡在了我的面前。“不准去。”他说,那时候的他,脸上没有一丝温柔。

“世昂,别这样。我的妈妈…我妈妈她…医生说她非常着急着想见我,说她好像有话要对我说…求求你…让我去一次…我很快就回来你让我去见她…你…”
w

章节目录

穿婚纱的恶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nevermin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vermind并收藏穿婚纱的恶魔最新章节